相关新闻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华泰集团
狗万全名叫什么_狗万手机网址_狗万代理服务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狗万全名叫什么网 > 品牌新闻 > 品牌观察

易到断臂求生:自救or自杀?

分享按钮 日期:2019-04-01 浏览:474 来源:中外管理杂志

  在经历司机无法提现,出售股份无人接盘后等危机之后,易到用车在一周内快速裁员超过300人,仅保留100多人团队,维持平台基本运营。经历过包括乐视危机等多重打击的易到,最终还是没缓过来。离职员工担心,如果易到宣布破产,签署的赔偿协议会变成一张空头支票。

  3月26日,易到发布内部信,提到易到正在进行自救,线上直付功能只是自救的第一步,接下来还将通过调整部门职能,多方面考核指标,推出新的策略。

  易到在内部信中表示,“我们的目标不再是成为体量最大的网约车平台,而是成为第一家赚钱的网约车平台,成为活的最好的网约车平台”。

  然而就在同一天,易到被曝出了大规模裁员。

  易到前员工向全天候科技证实:裁员属实,目前赔偿金尚未到手。

  1

  破产or自救?

  过去一周,对于易到用车的员工来说,都是在战战兢兢中度过。

  “最早是在钉钉上收到消息,然后各个部门分批签订解约协议。前后不过一周多时间。”一位最近办完离职手续的员工对全天候科技表示。

  该员工透露,虽然不清楚具体数目,但涉及人数大于在300人左右,很多部门全部清退。从技术到市场、运营、行政人事等无一幸免。目前易到的在职员工要远少于离职员工。据36氪此前报道,只有负责产品运营和研发的上百人团队,而整个易到此前有500多人。

  该员工提到,2019年以来,其工资一直被拖欠,公司虽然承诺了N+1的赔偿金,但只承诺到6月30日之前赔偿。目前,被裁员工均未拿到赔偿。

  欠薪之外,所有员工从去年10月开始,公积金已经停缴,个税也同一时间停止缴纳。“医保还在缴纳,但普遍有延迟。对于在买房还贷的人,或者要准备出国的人,都会有比较大的麻烦。”该员工提到。

  最初,大多数员工想要给公司时间解决资金问题,“毕竟之前几次危机,都有新的融资进场。”但到春节之后,尤其司机提现多次被推后,员工逐渐发现情况已经很难好转。

  易到离职员工已经组织了多个离职群,组织申请赔偿。全天候科技注意到,一个名为“易到欠薪”的群,人数已经达到238人。

  “易到账上应该有钱的,至少把此前充值返现活动拿到的金额,是可以解决一部分工资的。”一位员工提到。

  易到给出的离职协议上写的是赔偿金在6月30日之前打到卡内,没有具体的补偿细节,对于年终奖、年假等也没有做出详细规划。

  但很多员工认为这个承诺很难得到保障。“像一张空头支票,有同事咨询过法律机构,他们认为这张解约证明甚至没有法律效应。”

  一位员工在脉脉上提到,“如果公司在6月30日之前申请破产,仲裁对我们来说会非常困难。”

  2

  无人接盘

  “公司告诉我们一直在融资,数额不大”。一位前易到员工提到。但是,易到目前面临的问题是不仅无法支持司机提现,也无法支付员工薪水和解约赔偿。

  韬蕴资本于2017年6月控股易到用车,至今依然身陷各种债务纠纷泥淖,资金链危机多次告急。根据韬蕴资本提供数据,截至2018年12月,易到共有34亿负债,其中有28亿元为韬蕴垫资。

  韬蕴资本CEO温晓东在朋友圈发消息称,贾跃亭曾经求他,希望帮助乐视接下易到用车,当时贾跃亭大概的说法是贾跃亭认为易到用车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劫,只要能解决暂时的资金问题就能凤凰涅槃,起死回生,到时候双方定能大赚一笔。

  但此后,温晓东称贾跃亭是骗子,甚至还在起诉贾跃亭。

  2018年1月,韬蕴资本宣布半价出售易到33%的股份,价格在17.5亿元左右,然而至今没有出现接盘方。

  易到现在处境尴尬,尤其债务危机很难让下一个买主接手。2018年6月,易到曾和中信银行达成战略合作,中信银行子公司信银投资持股易到18.18%的股权,双方在车主金融、消费金融、信用卡等零售业务,以及投资咨询和大数据等领域展开合作。

  上述员工提到,2018年中,由于滴滴顺风车事件整改,易到订单量曾一度提高50%,当时运营状况还算良好。

  2018年9月,易到整体运力(活跃司机数)提升51%,其中北京上海广州三地订单量环比增幅均超过300%,最高为北京322%。深圳环比增长115%,杭州增长79%,其他城市平均增幅36%。

  当时,易到还计划2018年第四季度将推进三四线城市开城计划,进入50个中小城市开展运营业务。

  但临近年底,易到相继传出资金链断裂,司机无法提现等传闻。

  此前,赫美集团旗下东方车云曾有意向战略投资易到,但随后东方车云拟独立进行境内或境外IPO申报,终止了与韬蕴资本战略投资合作。2019年3月,也有传闻恒大会接盘易到,但恒大很快对此表示否认。

  据内部消息,韬蕴资本已经多方联系资方,在变卖股份之外,也试图中信银行商谈的一个增资方案,由中信及其子公司共同出资15亿元人民币,另外的10亿则由韬蕴方面承担。但全天候科技多方问询,大多数人回复易到下一轮融资迄今还未确定。

  “现在看来融资机会渺茫。”上述易到员工提到,“而且现在资本寒冬,o2o整体行情并不好,大多数员工都对易到融资不抱希望。”

  3

  韬蕴资本的罪与罚

  “从韬蕴对外公告,贱卖股份开始,易到就救不活了。” 张名是易到一名被裁员工,他认为易到走到今天,和包括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在内的相关负责人脱不了干系。

  张名提到,从韬蕴资本接盘之后,并没有让易到变得更好。

  “相比之下,贾跃亭的国际化战略虽然后期被证实是在画饼,但他至少给投资人信心,而韬蕴资本的做法却损耗了易到的招牌。”张名提到。

  张名认为,易到在过去半年有战略性失误。在2018年9-11月一直采取“充值返现”的优惠政策,依靠补贴获得相关业绩。“但在易到本来已经有大量债务的情况下,这不是一个好选择。”

  同时,在年底资金紧张情况下,管理层多次给司机发送通知,称“对第三方提现产品作优化及变更,无法接入提现体系,因此拖延提现。”

  张名认为,通知没有告知司机群体公司资金链紧张,“第三方”的问题是借口,明显在欺骗司机的群体。“易到平台有很多忠实的司机,但易到的做法无疑会让司机对平台失去信心。”

  目前,易到用车平台尚在正常运营中。

  打开易到用车app,“易达”、“专车(舒适)”和商务用车基本无车可用,北京地区只有市区内的豪华车还有订单,也普遍存在加价现象,例如10公里价格超过100元。

  近日,易到开通了线上直付功能,鼓励乘客和司机直接线上支付乘车费,目的是保存运力和单量。但包括张名在内的很多员工认为,易到已经失去了信誉,“几次三番爽约之后,很多一直追随平台的司机,也很难再留在平台上。”

  2月19日晚,韬蕴资本发布公司内部通知,通知称在接盘易到用车后。其耗费大量资金,且新一笔融资难以到位,已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行。“除必要岗位人员继续到岗上班外,其余同仁在做在家安排。在此期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只做基本生活保障。

  3月13日,有消息称入职未满一年的易到用车CEO巩振兵已于近期离职,未经过董事会考核。此后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发朋友圈解释,巩振兵在2018年临危受命加入团队,离任也为经过友好协商之后的决定,没有董事会考核一说。但这个消息无疑让面临多重危机的易到“雪上加霜”。

  易到不是韬蕴资本唯一的麻烦。

  此前,包括界面新闻在内的多家媒体曾报道,韬蕴资本涉及多笔参与上市公司定增失败带来的违约兑付,被合作方申请冻结巨额资产。此外,在现金贷平台懒财网背负8亿元债务。甚至温晓东个人也涉嫌学历造假。

  去年11月,易到还与合作伙伴首钢基金对簿公堂。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去年11月底公告的民事裁定书显示,韬蕴(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韬蕴投资)和蓝巨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蓝巨投资)被首钢基金申请查封、冻结名下财产2亿元。具体原因是,韬蕴曾与首钢基金私下签订协议,向甘肃电投定增。由于资金被挪用至韬蕴投资的其他项目产生亏损漏洞,韬蕴已无法履行偿付首钢基金的本息承诺。首钢基金申请查封韬蕴及蓝巨2亿元资产正与此事相关。

  现在,包括张名在内的多名员工已经申请劳动仲裁,希望在6月底之前拿到拖欠薪水。他们对韬蕴资本的承诺表示怀疑,“韬蕴资本自身难保,他们之前承诺欠司机的钱没有给到,欠我们的钱也很难说。”

TAG:易到 裁员 出售股份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狗万全名叫什么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狗万全名叫什么官方微信公众平台。